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阳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0067|回复: 0

遇见(张国民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0-19 14:48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.jpg

  遇见老人,是从我步行上班开始的。
  夏日的早晨,不到六点,我就从家里出发,一路走来,竟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欣喜——道旁的绿柳竟如此翠绿欲滴,结伴而行的学生从身边走过时的问好声竟如此亲切,就连那市场里小贩的哟喝声也让人如此沉醉……
  忽然前面传来“啊-昂-啊-昂”的声音,继而是孩子们一阵阵的嬉笑声。循声望去,就在水利公司的门前端坐着一个老人——光头,胖乎乎的,身穿又脏又破的衣服。在孩子们路过门前,笑嘻嘻地冲孩子们喊: “啊-昂-啊-昂”。”调皮的孩子也“啊-昂-啊-昂”地应和着,但大多数孩子嬉笑着从旁边快速走过。这个老人是谁?
  在后来的日子里,我惊奇地发现每到放学上学,老人总会准时出现在那里,端坐在门前,说着那句永不变更的话“啊---昂---啊---昂”,孩子们早已司空见惯,或嬉笑应答,或像躲避瘟疫似地快速离开,或干脆置若旁闻。但老人从未缺席。
  一声声“啊-昂”,一阵阵嬉笑,一天两次上学两次放学,老人准时出现,身穿着那件衣服,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这个怪异的老人是谁?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?
  又是一个早晨,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我像往常一样早早步行上班,路上行人稀少,有的只是或撑着伞或披着雨披行色匆匆的孩子们。我想这样的天气,老人该睡一个懒觉了吧。但等我走到那里的时候,却发现他依然端坐在门口,依然说着那句永不变更的话“啊-昂-啊-昂””,只不过头顶上多了一个“铁盔”(其实就是一个铁饭盆)。他的这种怪异的装束又引得早已司空见惯的孩子们一阵阵嬉笑。
  看着老人,我不由得想到鲁迅先生的一篇文章中的一个片段——“有几回,邻居孩子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孔乙己。他便给他们吃茴香豆,一人一颗。孩子吃完豆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着碟子。孔乙己着了慌,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,弯腰下去说道,“不多了,我已经不多了。”直起身又看一看豆,自己摇头说,“不多不多!多乎哉?不多也。”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”
  老人竟与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有几分相似。也许在成人的世界里找不到快乐,想在孩子们那里聊以找点乐趣。文章《孔乙己》中那群孩子的笑声是天真的,但我从眼前孩子们的嬉笑声中感到的分明是一种冷漠。
  与老人近距离的接触是在一次“迟到”。
  前天的晚上看书看得晚了,早晨竟睡过了头,比平时晚了十几分钟。因为惦记班级情况,一路匆匆忙忙。偶然遇到几个像我一样迟到孩子,也一溜烟从我身旁走过。
  “啊-昂-啊-昂”,”在我走到水利公司门前,老人仍然端坐在门前 ,笑着重复着那句永不变更的话。我冲他笑笑说了声:“这么大的雨,怎么不回屋?”得到回应却还是那句永不变更的话“啊-昂-啊-昂”。
  在后来我得知老人是水利公司看门的,已经十几年了,老伴去世多年,子女在外地打工很少回来,他是典型的空巢老人。了解了老人的身世,我竟有一种莫名的伤感:老人也有年轻的时候,他也曾努力工作,也曾为子女付出很多,可到老境况却是如此——孤独、寂寞,只能在孩子们那里聊以找点乐趣;而我们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,难道我们只能做个冷漠的嬉笑者?
  我把我的遇见写成这些文字在课堂上读给了我的学生。开始他们都非常兴奋,你说一句,我说一句,因为我写的正是他们所经历的。读到最后他们才渐渐安静下来,从他们的眼神中仿佛看到了一种淡淡的忧虑。我希望我的这些文字能带给他们或者更多的人一种思考——面对遭遇不幸的人我们应给予关心和帮助,至少不是做一个冷漠的嬉笑者。我想我有这种责任和义务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阳原文苑---- 阳原人的网上家园 ( 冀ICP备13002250号-9 )

GMT+8, 2020-3-30 01:22 , Processed in 0.113617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联系电话:13400461018; QQ:824344191, 2092558354

© 2012-2013 yangyuan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