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阳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9639|回复: 0

泛黄的窗花(李富平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0-17 19:2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.jpg

  小时候,临近腊月就念叨着去外婆家,母亲收拾好给外婆带的礼物,我们就兴高采烈地出发了。
  每次去都小住几天,临走,外婆给我们打包行囊,那摞窗花定是不会忘记拿的。外婆从那本泛黄的《红旗》杂志里取出剪好的窗花,我们就会雀跃地爬上炕,围坐在一起,由外婆一张张展开给我们看。
  闲暇的时候,我们会缠着外婆教我们剪窗花。她打开眼镜盒,取出那只一条腿儿的老花镜戴上,拆下一块红纸,整齐地折成窗格子大小的等边直角三角形,红纸面朝里,一摞大约五六折。然后从针线笸箩里翻出一根小铅笔头,撇开剪子,用一面的剪刃子轻轻地把铅笔头削好,就开始画了。每当这时,我们都屏声静气,生怕搅了外婆的灵感,一会儿功夫,小小的红纸上跃然一个活的世界,或喜鹊登梅、或石榴牡丹、或鲤鱼跃龙门、或蝶恋花、或孔雀开屏,每次外婆都会给我们一个惊喜,大家不约而同的惊叹着,抢着拿在手中细细的端详,小小的空间内,疏密有致、连接匀称、线条流畅。此时,外婆就会脱下老花镜,揉揉眼,看着我们笑。
  等我们欣赏够了,她便取一根针,在没有线条的边边角角扎上小孔,折几根扫帚上的小棍儿穿进去,算是把那摞五六折的红纸固定了,一般固定三四处就行。然后拿出那把亮铮铮的小巧玲珑的剪子,一边剪,一边讲解,还不时从老花镜的上边瞅瞅我们。我们个个蠢蠢欲动、跃跃欲试,终于按捺不住,我也学着外婆的样子,有板有眼地剪起来,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剪几剪子,不是把花瓣不小心剪掉了,就是把小鸟的眼睛剜大了,无论怎样用心,看起来都是粗粗糙糙,总不及外婆剪得线条流畅,宛若行云流水般的顺眼。
  拿回窗花,打扫完房子,母亲就张罗糊窗子了,我们姊妹几个当然是最得力的帮手,争先恐后把用来固定窗花的小棍子拔掉,然后一张张轻轻揭开,摆在炕席上,边欣赏便商量着该贴哪张,母亲就顺从地由我们七嘴八舌指挥着。弟弟喜欢喜鹊登梅、蝈蝈上枝头;妹妹喜欢孔雀开屏;我自然热衷于鲤鱼跃龙门了。于是,一张张红艳艳的窗花递在母亲手里,对称地贴在窗格子上,然后盖上一层麻纸,朦朦胧胧,仿佛美人罩着一片薄纱,绝妙极了。
  第二天总比往常醒得早,赖在被窝里,小胳膊小手钻出来指指点点,“这个好看”“那个好看”地争论着,不时被母亲呵斥着把手送进被窝暖暖,又偷偷伸出来。
  后来,家里换了大房子,装上了大玻璃,就不再贴窗花了,去外婆家,她还是不忘张罗那摞窗花,我说:“外婆,不用了,现在新房子不贴窗花了”,外婆先是一愣,捏着窗花犹豫着,很失望的样子,“哦,那就送给你们的婶子大娘吧”我不再言语,她依旧把它放进我们的包袱。以至于每年,她还是用心剪着……
  大房子一住就是几十年,外婆也早已离开我们。偶尔打开书柜,当年随手夹在旧书里的那摞窗花早已泛黄,但她对我们的爱却深深地埋在每个人的心里。
  久久地端详着一张张精致的窗花,哦,这小小的民间手艺,不仅为苦难中的生活添了彩,也承载着一段现在孩子无法享受到的欢乐。而如今,多少精湛的技艺、美好的习俗……连同那不尽的童趣就在大房子、大玻璃……的更换中失去了,仅存的少之又少。这些祖先留下的技艺是该被宝贵宝贵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阳原文苑---- 阳原人的网上家园 ( 冀ICP备13002250号-9 )

GMT+8, 2020-3-30 01:59 , Processed in 0.101819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联系电话:13400461018; QQ:824344191, 2092558354

© 2012-2013 yangyuan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