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阳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7496|回复: 0

记忆中的四奶奶(李富平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0-6 16:0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.jpg

  我是在四奶奶的怀里长大的。那时候母亲忙,所以经常把我撂在四奶奶家。
  人常说:七活八不活。七个月出生的我,还真应验了这句老话。因为是早产,身体软,不像同龄的孩子那样爱蹦跶,所以总像落窝鸡一样卧在四奶奶的怀里。四奶奶也就一边拍打着我一边唱着儿歌:“嗷嗷,哄孩睡,孩子睡着碾米米,碾好米米簸糠糠,簸好糠糠喂鸡鸡,喂成鸡鸡下蛋蛋,下上蛋蛋卖钱钱,卖上钱钱买羊羔,买上羊羔薅羊毛,薅上羊毛擀毡毡,擀好毡毡,给爹睡,给娘睡,就是不给你小淘气。”每当这时,我总会抽抽胳膊蹬蹬腿说:“嗯~,给我睡。”四奶奶也就应声说:“好~,给你睡,给你睡”。更多的时候是在这甜美的歌谣中酣然入梦了。
  有时候,我会缠着四奶奶玩《拉大锯》,大手拉小手,一前一后拉着唱着:“拉大锯,扯大锯,姥姥门口唱大戏,搬闺女,领女婿,小外甥也要去,给个嘴巴打回去。”唱着唱着,仿佛真的被打了一个嘴巴,心中有一点点的委屈,却是被四奶奶撂倒在炕上,“咯咯咯”的笑着。如此日复一日,在古老的儿歌中,嗅着四奶奶的体味,也感受着她宁静的生活。
  那时,我隔三差五的闹病,每次拖来拖去也不好,母亲愁得直发脾气,等四奶奶拿出绣花枕头下那枚大铜钱,我知道她又要给我刮痧了。便吓得藏在被物垛后不敢出来。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,家家户户的婆姨都会这一手。四奶奶更是刮痧高手,谁家的婆姨有个头疼脑热的,总爱找她。
  她先是好话哄我,见我不应,就爬上炕一把把我擒在怀里,三下五去二的扒掉衣服,蘸着凉水在我的背上刮起来,然后是胳膊上、腿上。我开始“嗷嗷”地叫着,进而呲牙咧嘴的嚎,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蹭在她绣花的枕头上,她却念叨着:“好了,好了,就好了……”。后来我才明白这是一语双关的吉利话。说来也真灵验,就这样一折腾,出上一身臭汗,这病一准儿就好了。
  记得有一次刮痧,我在她怀里边挣扎边学着小伙伴编的顺口溜骂她“小脚老太太,跌倒爷拽拽……”,她停了停,然后笑着叹息道:“唉---,龟孙子唉---,奶奶算白疼你了”,于是,我心中隐隐的就有了一丝的后悔,咬着牙坚持着,再也不嚎不闹了。虽然当时懵懵懂懂,但还是在疼痛中感受到一份慈爱、一份温暖。
  说是小脚,其实四奶奶并非纯粹的小脚。我经常看到四奶奶洗脚,那双白嫩的脚,只有一个小脚趾倒在脚下,像一个厚厚的肉垫。虽是只裹倒一个脚趾,但走的路多了,小脚趾上打的茧一样会钻心的疼,每次洗完脚,四奶奶就会用刀或剪子把那茧剃掉,有时候难免失手弄出血来,我就会反反复复的问:“四奶,疼吗?”抑或抹掉眼眶的泪。就这样一次次目睹着四奶奶修脚的全过程,也一遍又一遍听她讲关于小脚大脚的故事,最让我感动的当然是《大脚皇后》的故事了。
  四奶奶出生虽不能说是名门,但是在当地也是知书达理的有钱人家,脚裹了几个月,正赶上一些激进分子提倡妇女解放,四奶奶便撕开长长的裹脚布,出去疯了。四奶奶的父亲杨老先生识文断字,也算得上半个秀才,比较通情达理,加上她是家中小千金,宠爱有加,就不再追究了。
  四奶奶的婚姻还颇有一点浪漫的色彩。那时候,我们村上一李姓人家,生活不算富裕,却也殷实,李家四公子酷爱读书,在外面还上过几年洋学堂,当地尚有名望。一日,随自家舅舅与杨老先生谈生意,却见杨家小姐书房桌上一首未填好的词,情真真意切切,带着一丝幽怨,几缕伤感,顿生出一些纠结在心底,却也不敢明言。谁知出门时见一女子玉面桃花、唇红齿白、双眸流光,问舅舅,言说是杨家小千金,早已许配人家。
  李公子回得家来,食不甘味,夜不能寐,思念成灾。许是天无绝人之路,恰在此时,民国某官员因久闻李公子才高八斗,慕名而来,聘其为县令,即刻上任。如此,便毫不费力的娶了杨家千金。
  据说,在迎亲之日,却见杨家拴在柱子上的枣红马一声长啸,腾空而起,挣脱缰绳一路向南,穿过滚滚的桑干河,径直追随到李家。后来,杨家一门渐渐衰败,杨夫人请人算卦,算卦老先生双眉紧皱道:此乃小姐福分,别无他法。李家自娶了杨家千金,财源广进,人丁兴旺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这都是村里奶奶们、婶子大娘们茶余饭后的传言,我曾问过四奶奶,她“呵呵呵”的笑而不答,直到笑出两眼清泪,便用袖头轻轻抹掉。那晶莹的泪花,触动了我幼小的心,我从中读到了辛酸,抑或是甜蜜。不得而知。
  但是,四奶奶的人生并不像算卦先生说的那样。
  听我的父亲讲:四爷爷当的是国民党的官,他性子烈,在解放后,共产党要吸收他为党员,他却说:“一臣不事二主”于是,放下官印就进了牢房。接着就是划分成分,抄家没收。四奶奶在一个星月夜,从墙头把一些生活用品扔到我的奶奶家。就在第二天,她家被抄,抄出最值钱的只有一小缸面粉。而四奶奶也被五花大绑拉到大队,吊在房梁上,水蘸皮鞭一顿抽,让她交代家中的金银财宝、首饰细软都放到哪儿去了。几次昏厥过去,又被凉水泼醒。当时我的奶奶就在人群中,只要四奶奶轻轻一指,我的奶奶就会受到牵连,但是她没有,她用她的坚强、坚韧与坚持诠释了她们的姐妹情深。每次提到这些,父亲都抑制不住的激动。
  后来我的爷爷去世,奶奶随姑姑出了口外,每次来信都忘不了询问四奶奶的生活,每次寄来的糕点、牛肉干,都有四奶奶的一份。而四奶奶经常跟我叨叨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的老妹子,你奶奶……”言语中是深深的牵挂和思念。
  父亲说:因为成分不好,四奶奶刚刚过门的大儿媳觉得颜面无光,浓妆艳抹,穿戴整齐后,用一根红绳结束了自己,三个儿子也一夜之间走了外蒙。从此,遥远的乌兰巴托阳原一条街上,多了几双眺望家乡的眼睛,那就是我的栓叔、贵叔和根叔。四爷爷也因为身体不好,监外执行一年后去世了,走得那样淡然安详。
  昔日喧闹的老屋被我和四奶奶的儿歌声、说笑声代替,直至我升入镇里的一所中学。偶尔的放假回家,我才能去看四奶奶,那段时间我觉得四奶奶老得很快。
  老家有请吃喜头饭的风俗,就是新人结婚前几天,亲戚中的长辈轮流请吃饭,预示着给新人填喜头。上讲究的是八碟,一般人家用盘子炒上几个菜就不错了。喜头饭吃的顿数越多当然就越好。记得小时候,四奶奶请本家一个小姑姑吃喜头饭,我在旁边听他们这样说着,就扒在四奶奶耳朵边悄悄地说:“四奶,我结婚,你得请我吃两顿喜头饭,一顿用碟,一顿用盘。”四奶奶听后笑得前仰后合,也笑的我脸蛋红了好一阵,然后她用指头点着我的脑门子说:“小鬼精。好,奶奶请你吃两顿”。
  91年我结婚,四奶奶做好八碟八碗请我。就在吃完饭送我们走出小院的时候,四奶奶慢悠悠地靠在墙上,一句话也没说,就永远的去了。这个疼我爱我的四奶奶,最后兑现了她的承诺,也给我留下无尽的遗憾和思念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阳原文苑---- 阳原人的网上家园 ( 冀ICP备13002250号-9 )

GMT+8, 2019-11-13 03:54 , Processed in 0.172525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联系电话:13400461018; QQ:824344191, 2092558354

© 2012-2013 yangyuan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